一然07

他年午后,我们正好

(四)

KO走出卧室,就看到郝眉拿着个塑料袋,看到他,献宝似的举起来。

“快来尝尝,好不容易排到的,可能有点凉了,不过我猜味道应该仍然很好。”

“你没吃?”KO有点惊讶,要知道在美食面前,郝眉一向没什么抵抗力。

“当然没有了,想和你一起吃,我都忍了一路了,可馋死我了!”

KO伸手拿下袋子,“先去洗个手,我找东西垫一下。”

郝眉刚往洗手间走了两步,“鞋!”KO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。郝眉无奈的摇摇头,走回门口,找出一双拖鞋,去洗手间洗手,等他出来的时候,KO已经找了几张报纸,垫在了小吃的下面。

郝眉拿起一串脆肠,塞到嘴里,还是熟悉的味道,真是太美好了。

“KO,你快点尝尝,还是原来的味道,太不容易了,三个多月没吃到了!”

KO拿起一串青菜,放到嘴里,确实味道没变,当他还在大排档打工的时候,两人晚上去跑步,郝眉总是会让他请客吃这家的关东煮,除了味道好,更多的是为了照顾那时候他的收入吧,其实,他的郝眉一向都是善解人意的。

“你知道吗KO,对于咱俩在一起的事,我觉得可以尽快公布了。”

“你不是说要等等!”KO坐在沙发上,抬头看看郝眉。

“是啊,我开始在网上看的消息都是不好的,所以以为两个男的在一起这种事大家都不怎么理解呢,结果今天我试探着问了老三他们,你猜怎么着?”

“他们都觉得没什么!”

“对啊,而且还挺支持咱俩在一起的,虽然理由奇葩了点,真是没想到啊!”

KO心想,要是支持你和别人在一起,才奇怪吧,自己前期做了那么多铺垫,也就你一个人后知后觉。

“可惜你不在那,等下次再见,咱们就可以和他们明说了!”郝眉欢快地说道。“嗯。”KO点点头。

“看来网上的说法也不可信,现在社会发达了,人们的观念也开放了,你说,我要不要给我妈打个电话问问她的看法?”

KO听了郝眉的话,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呛到了。“怎么了?是不是太辣了,我和老板说了你那份让他少放辣椒啊,你等着,我去倒杯水!”

“不用了。”KO拦下郝眉,“我没什么事,给你母亲的电话,晚些再打吧。”


郝眉也是一时兴起,认真的想了想。“也对,这事呀,得一步一步来,先搞定老三他们,再搞定我妈,最后搞定我爸!”郝眉继续分析着,“我妈呀,特疼我,应该没问题,我爸呢,比较死板,就我上大学没听他的,他都能四年不给我零花钱,比较费脑筋,不过他听我妈的,我妈听我的,这样一想,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难度!”


郝眉越说越激动,越想越兴奋:“KO,到时候过年你就跟回我家,我妈做的糖醋排骨不如你做的好吃,年夜饭你去露一手,保证让他们大吃一惊!”

看着郝眉喜滋滋的描述着他们的未来,KO的思绪也不禁跟着飞扬。

某一年,两个人一同回到郝眉的家,他在厨房里面准备年夜饭,郝眉就在外面陪着他的父母聊天,大家团团圆圆,这样温馨的场面,值得他用所有去交换!

郝眉还在继续说着“你不用担心,虽然你话很少,但不还有我呢吗,到时候,我都帮你摆平!”

KO笑了笑,看看坐在身边的郝眉!“这么厉害,好像我什么都不用做了。”

“嗯哼!”郝眉点点头,“你就把我一个人伺候好就可以了!”

“伺候?”KO一把搂过郝眉,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,“这样行吗?”郝眉一撇嘴,“马马虎虎!”

KO又在郝眉的唇边轻轻啄了一下,“这样呢?”郝眉舔舔嘴唇,“一般般吧!”

“看来你是不满意?”郝眉还没等说话,KO就上前一进身,两人同时倒在了沙发里,吻就像暴风雨一样落了下来,郝眉一阵窒息。

“这样呢?”看着KO那一本正经的脸,郝眉笑起来,说道:“满意!”

说完想要从沙发上起来,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KO按住,压到了头顶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郝眉挥舞着手里没吃完的丸子,一阵挣扎。

“我觉得我还可以伺候的更好!”郝眉看见KO探过身子,将他手中的丸子咬了下来,一低头,喂到了他的嘴里,唇齿相接,郝眉觉得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丸子了。

“满意吗?”KO低声的问道。“嗯嗯,满意,满意!”郝眉的眼睛弯弯,吧嗒了一下嘴,意犹未尽的说了句,“给你的服务打满分!”

晚上两个人在床上休息,KO靠在床背打开电脑,就发现游戏中被一剑封喉刷了屏,全都是说他重色轻友,无药可救之类的,他想,他可能真的中了一种名叫郝眉的毒药,药石无医,只有在他的身边才能够缓解病情,这辈子都无法离开!

扭头看了看郝眉,发现他正躺在床上,拿着一叠纸,小心翼翼的在手机上面打着字!“你在做什么?”

郝眉今天在接待处大放异彩,很多新生都想和他交换电话号码,当时非常混乱,不知道谁的提议,大家就都将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写到了纸上交给了他。“在存电话号码,好多啊。”郝眉边输入边回答。

“什么号码?”KO一脸的疑问。一提这个,郝眉就来了精神,在KO面前,大力宣扬了自己有多么光芒万丈,众人追捧,再说说愚公和猴子有多么暗淡无光,吃瘪郁闷,兴奋的不得了,郝眉说的得意,没有注意到KO紧簇的眉头!

“这些呢,就师弟师妹给我的联系方式,我厉不厉害?”郝眉见KO半天也没回答,觉得很奇怪,以往不论他说什么,KO总会第一时间给个回应的,抬头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KO伸手摸了摸郝眉的头,“这么晚了,先睡吧,这个也不急!”

“可要是明天有人给我打电话,我叫不出他的名字,多尴尬,也不会太久,我一会就存完了!”郝眉继续输入着。

KO伸手抢过郝眉手里的纸和手机,“我来吧,你那会不是说累了吗,先睡吧!”郝眉躺在床上伸个懒腰,今天他确实也累了,既然KO主动帮忙,那就却之不恭了。

“那就谢谢了,今天真的好累啊!”“嗯,睡吧!”KO低头吻了下郝眉的额头,拿起纸来帮忙输着电话号码。

一个,两个,三个,四个……整整34个,看姓名有男有女,KO将这些号码加了备注,说明是新生,又建了一个工作组,方便郝眉查看,体贴至极。

只不过如果郝眉不主动给这些人打电话,那么他们的电话,永远都不会打进来,KO满意的点点头,看了看手中的纸条,将它们放在手里搓成了一团,顺手扔进了远处的垃圾桶!

——温馨,不外乎两个人,即使没有语言,也自有眼神在交流。

他年午后,我们正好

(三)

见郝眉的事情已经翻篇,愚公终于想起了他今天来这的根本目的,妹子啊,这还影儿都没见到呢。

“三嫂,一会儿你去哪儿?”愚公看着微微两眼放光。

肖奈将微微挡在身后,“自然是和我走,难道你还有什么想法?”

“老三,愚公的意思是想问,微微师妹还回不回接待处?”郝眉好心的替愚公答道。

微微很好奇,因为今天早上郝眉给她打电话,就问她是不是在新生接待处,要是在的话,等他们一会,他们要过去找她。

“美人师兄,你们为什么想去新生接待处呀?”

肖奈看看微微,伸手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。“他们啊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

微微眨眨眼睛想了一下。“哦,我懂了,在乎美女之间也,对不对?不过,你们都已经毕业了,还想冲着新来的学妹下手,真的好吗?”

猴子赶忙一摆手,“是他们已经毕业了,我可是一年级新生,大家都是同龄人!”

“呸。”愚公第一个就跳了出来“要不要脸,这装嫩也装的太过了!”

“要说同龄人,说的也是我这样的长相,就你俩,还是歇歇吧。”郝眉指指猴子和愚公,引的两人一阵鄙视。

肖奈看了看他们三个:“几位看起来精气十足,想必已经休息好了,要不要加个班?”

愚公一听就急了,“老三,做人要厚道,你们这都天天恩爱秀着,也得给我们个机会,是不是。”

“对对对,老三,兄弟们的明天,就都在三嫂身上了,您老人家发发慈悲,让三嫂带我们去吧。”

猴子可怜巴巴的语气,让微微听的都心酸。本来她出来是请好假准备好好八卦郝眉和KO的,结果没想到事情终结的这么快,她抬头看看肖奈。

“要不?我带他们先过去?”

“嗯。”肖奈点了点头,“我也和你们一起过去吧!”

“不用了!”三个声音同时响起,把唯一没出声的郝眉吓了一跳,这仨人,什么时候这么齐心了。

“老三,就不劳您大驾了,三嫂,你也别去了,打个电话说一声就好,我们自己认识路!”

愚公心想,这要是让老三过去,还有他们什么事,那所有妹子的视线,不都得被他吸引,大学四年了,一直都是这样,毕了业还不放过他们,太鬼畜了!

肖奈看了看微微:“夫人为什么也不想让我过去?”

微微看着肖奈一脸,我看穿了你内心的表情,强装镇定的说着:“我是关心你呀,反正一会儿还得回来,这天多热!”

肖奈嘴角笑了笑“哦,那我刚刚想多了,谢谢夫人!”
“不用谢了。”微微赶忙说道:“既然师兄他们说要自己过去,那我打个电话就好了,等一下啊!”

看着肖奈和微微远去的背影,愚公和猴子在心底松了一口气,可把这尊大神送走了,剩下的时间就看他们的了,这美妙的一天即将开始,下一站接待处,他们的showtime。

可有句话怎么说的,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,等到了接待处,自以为会迎来春天的两个人,却最终等到了寒冬。

其实现在的女生也不傻,这谁是真心帮她们的,谁是看着动机不存的,也能分辨个个八九不离十,所以,什么想法都没有的郝眉,反而成了最大的赢家。

郝眉现在的心情是超级好,原以为他和KO的事,要花费很大力气才能说服周围的人,没想到大家的接受程度竟然这么高,要不是今天KO不在场,他都想和大家挑明了,等回去看到KO,要和他好好说说,也让他高兴高兴。

这心情好,做事就用心,所以郝眉对着这些新来的学生就特别热情,特别真诚,他本来就开朗健谈,再配上一张娃娃脸,新生看着没有什么隔阂,很快就打成了一片。

看着围在郝眉身边的各路妹子,眉哥眉哥的叫着,排着队上前索要联系方式,把愚公和猴子气了个半死,这一个马上就要嫁出去的人,在这捣什么乱。

忙活到下午,三个人碰头,看着郝眉手里厚厚的一叠电话号码,愚公和猴子恨的牙痒痒。“眉哥,今天收获不错呀啊?”

“还行吧,也就几十个电话号码,没想到我在新生中这么受欢迎。”郝眉美滋滋地炫耀着。

“你是不是忘了你今天来这儿的任务是什么?”愚公阴沉沉的问道。

“任务?看美女啊,不是你们说的,我没忘。”说着郝眉扬了扬手中的电话号码,“成效很不错啊,给出这个主意的人点个赞!”

愚公一听,这自己为他人做衣裳,真是郁闷至极。猴子伸手指了指郝眉:“郝眉,你的任务是,陪我们看美女,重点是-我们,好不好?你这都和KO同居了,还看美女干什么?快点把号码交出来!”

郝眉摆摆手,表示不同意。“凭什么呀?欣赏美,那是我的权利,再说了,那美女不看你们,我也没办法,谁让我长的这么帅呢?”

呕,愚公做出一个想吐的表情,“要我说啊,可能是最近的女生母爱泛滥,才喜欢你那一款!”

郝眉根本不为所动,“你们那是嫉妒,就你俩的长相,估计人家更不想要父爱。”

愚公一听,气的七窍生烟,想到今天自己是赔了手机又折妹子,更是怨气丛生,冲猴子使了个眼色,两人前后夹击,把郝眉给摁住,一顿拳打脚踢不说,还押着郝眉请客吃饭修手机,直至郝眉钱包里只剩下几十块的打车钱,两人才心满意足的放了郝眉回家。

今天郝眉出门,剩KO一个人在家,没了郝眉的房子很安静。

中午11:30 收到郝眉的短信,说他不回来吃饭了,要在新生接待处吃盒饭惨兮兮。

下午5:30 又接到郝眉的电话,说他不回来吃饭了,被愚公和猴子逼着请吃饭太悲催。

晚上7:00郝眉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说他要陪愚公去修手机,还得他付账有没有天理。

虽然郝眉的信息时时传来,可一天没有见到郝眉,还是让KO有些食之无味,他是如此的想念一个人,对郝眉的占有欲,就连KO自己都感到惊讶!

等郝眉回到家,都已经晚上10:00点多了,他本来是可以打车的,可是就在去打车的途中路过了熟悉的关东煮摊子,于是,就只能坐着公交车回家了。

打开门,把鞋往地下一甩,光着脚就走进了屋子。

“KO,KO,我回来了,你看我带什么了,就咱俩以前总去的那家关东煮,老板从老家回来了,快点来尝尝。”

KO正在卧室里面打游戏,忽然听到钥匙的响声,接着熟悉的喊声就让这间房子瞬间有了生命。

KO一串迅速连贯的操作,终于,对面的Boss死于非命,团灭了一晚上的一剑封喉感动的直想哭。

一剑:终于找到感觉了?你的小情人回来了?
星辰:嗯。
一剑:看你那点出息,不就是出去玩了一天吗,以前人家也没时时刻刻跟在你身边啊?
星辰:不一样。
一剑:不就是谈恋爱了吗,谈恋爱了不起啊,谁没谈过,我跟你说啊,谈恋爱可以,你不能没有自我啊,他就一天不在,看你那坐卧不宁的样子,你看看咱们团灭了多少次,这私人感情能不能不要带入团队中来。你还在吗?还在吗?我去,走那么快,你这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朋友了……

他年午后,我们正好

(二)

KO将手机递给郝眉,“猴子说什么了?”郝眉很好奇。“他问你昨天晚上和谁一起睡的?”噗,郝眉一口牛奶就喷了出来“你的回答,估计得吓坏他。”

“我就想告诉他接电话的不是你,结果那边就挂断了。”KO淡定地解释道。

郝眉一听,心想,你说的没问题,关键是上下语境这么一联想,任谁都得懵。

不过一想到猴子和愚公受惊吓的表情,郝眉在这边幸灾乐祸的又笑了起来,吓吓他们也好,让他们一大早打扰自己睡觉。

其实郝眉很清楚,自己和KO的关系迟早都是要告诉老三,愚公,猴子他们的,无论他们能不能接受,KO他绝对不会放手。

这可是KO,自己曾经的偶像,黑客界的大神,被自己追到手里,郝眉怎么想怎么得意,特别想昭告全天下,这个人是他眉哥的了,可是又怕太突然周围的人接受不了,虽然他不在乎别人的眼光,可还是希望能得到朋友的祝福。

他忘不了当他委婉的跟KO表示,希望能晚点公布两人的恋情,先让周围的人适应适应,待机会合适再给他们一个惊喜的时候,KO对他说过的话。

“我不介意,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当你一辈子的地下情人我也无所谓。”把郝眉给感动的热泪盈眶,主动献了无数个让KO满意的吻不说,还心一软,满足了KO不想睡客房的无理要求。

刚才猴子来电话,郝眉故意让KO去接电话,就是想趁这个机会,告诉大家,KO搬来和自己住了,结果没想到猴子的问题这么猛,而KO的回答又这么巧。

“那么开心?”看郝眉那乐不可支的样子,KO心里不禁有些吃味,这两天郝眉和自己都没笑的这么开心。

“对啊,一想到猴子和愚公在电话那边的表情,我就忍不住想笑,真应该把他们的表情录下来,绝对值得珍藏。”

“有什么好珍藏的。”KO不以为然。

“NO,NO,NO”郝眉伸出手指比划着,“你不知道,他们以前拍了多少我的糗照和视频,动不动就拿着威胁我,逼我帮他们约妹子,唉!”郝眉擦擦嘴,“算了,不和他们一般见识,我走了,等我回来。”

“嗯。”KO一边点头一边寻思着郝眉刚刚说过的话,很多照片是吗?还有视频是吗?他记住了,这种东西还是应该放在自己这儿才名正言顺。

“是不是KO,是不是KO?”愚公在一旁焦急的问道。“是!”猴子木然的点点头。“是不是睡了,是不是睡了?”愚公接着问道。“是,KO亲口承认的。”猴子又点了点头!

两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深深惊讶与浓浓的八卦。

“这世界太玄幻了,这才几天没上班,我们眉哥就是别人的了?”猴子还没有缓过劲儿来。“卧槽,这KO的速度也太快了,坐火箭的吧。直接就睡了,这不按套路出牌啊!”

“你那么激动干什么?”看愚公激动的样子,猴子问道。“我能不激动吗,在咱俩还在为妹子而发愁的时候,郝眉竟然不声不响的与KO双宿双飞了!”愚公惆怅的说道。

郝眉和KO会在一起他俩不意外,毕竟只要不是瞎子,就都能看出他俩之间的那点暧昧。好吧,他俩承认,要不是因为肖奈的提点,他俩现在可能也还在瞎子的行列。

可是这没有一垒二垒,直接上全垒的速度,还是让他俩吃惊不已。

“这事怎么办?”猴子问愚公。“能怎么办?凉拌!看看你手机还能用不,快点给老三和微微打电话,出大事了,让他们来这儿集合!”

猴子看看愚公,“你不看美女了?”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美女啥时候都能看,这美人可都是要嫁出去了,作为娘家人,咱们是不是得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”“行,那我通知他们,让他们尽快来这儿集合,今儿三堂会审,问个明白!”

等郝眉来到指定地点,就发现肖奈和微微也在这里,好生奇怪。“老三,你也是被猴子叫来帮忙的?”又看看微微,“微微师妹,你怎么也在这儿,我和你联系的时候,你不是还在新生接待处吗?”

“装,你就接着装。”愚公拿着他那被摔坏的手机,指着郝眉,“眉哥啊,眉哥,几天没见,还学会先声夺人了,我们为什么凑在一起,你心里没数吗?”

郝眉刚才真没反应过来,现在愚公这么一说,他马上就明白了。“你是说今天早上的电话吧!”“当然,我们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和KO睡到一起的?咱们这才几天没见面啊!这也太速度了!”猴子感慨道!

咳咳咳,郝眉一阵咳嗽,这误会可大了,虽然他和KO是好了,可睡觉真是纯睡觉,并不是他们想的那种。

“美人师兄,咳是没有用的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你就老实交代吧!”微微也在一旁狐假虎威,等她说完,肖奈也跟着点了点头,表示夫人说的就是他想说的。

郝眉一看这阵仗,“那好吧,我就说一下,省的你们瞎想!”

“嗯,就这样,KO就搬过来了!”郝眉平静的叙述着。“这就完了?美人师兄?”微微不想相信事情会是如此简单。

“KO就为了一个住处,还特意去你那走后门,还给你洗衣做饭刷碗扫地?”猴子表示这不是他想象的剧情走向。

“对啊,就是这么简单,你们以为呢?”微微愚公猴子三个人绕着郝眉看了一圈圈,也没看出什么破绽,因为郝眉说的确实也是事实。

“我说,你们那么失望干什么,还希望我俩能有点事?”郝眉尽量以调侃的语气问道。“希望。”大家同时点点头。

“不是吧你们,这么希望,为什么呀?”郝眉有点不理解,这种事一般人不都是持反对态度吗?

“你们要是有点事,我的看片儿资源有保障了!”这是愚公说的。“我的研究生即使不上也能有毕业证了!”这是猴子说的。“我我……”微微想半天,也没能跟上愚公和猴子的节奏。“我的公司未来劳动力就不用发愁了。”肖奈紧跟着说道。

郝眉听着这几位的回答,指着他们:“你们希望我和KO在一起,就为了自己这点微不足道的利益,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?你们。”几个人一起摇摇头,“这叫物尽其用”肖奈补充道。

郝眉也是服了这帮人,“你们不觉得两个男的在一起,那个,会有点奇怪吗?”

郝眉想看看大家的态度,虽然平时他们总拿自己和KO开玩笑,可玩笑终归是玩笑,对于他和KO之间的感情,郝眉还是很慎重的。

“不觉得呀,不是有句话说过,这世上只有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才是真爱!”微微这话一出口,在场四个人同时看向她,以肖奈的眼神最为犀利。

微微有点尴尬,宿舍里大家说习惯了,顺嘴就说了出来。“那个,这是我们宿舍二喜说的,当然我是持不同意见的,男女之间也是有真爱的,就像我和大神,对吧?”

肖奈听了满意地点点头,愚公和猴子也松了口气,只有郝眉若有所思,看来大家对这件事都很看得开,亏自己还瞎担心半天,可这是为什么呢?是大家太开放还是自己太保守?郝眉彻底迷茫了!

他年午后,我们正好


---爱情就像是一顿家常饭菜,朴实无华,却又充满着幸福的味道,让品尝过的人,将其留存在记忆深处,一辈子无法忘怀。

(一)

致一科技的众人在品尝了海鲜大餐后,都在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假期。猴子考上了庆大的研究生,这两天忙着报到,愚公则跟着猴子忙前忙后,嘴上说的是帮好兄弟,实际上看他那见妹子就两眼放光的样子,哪有帮兄弟的觉悟。

这庆大女生本就不多,研究生院的女生就更加少了,看的愚公很不过瘾,前段时间忙着倩女幽魂的展示会,他从前勾搭上的妹子都离他远去,让他捶胸顿足好不难过。

“要不咱们去找三嫂吧,听说她加入了新生接待处,那么多美丽的小鲜花,在向我招手!”愚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。

猴子白了一眼愚公,“你这是为了美色不要命了,还去找三嫂,老三那醋坛子你能应付的了?”

愚公一听,立马泄了气,“唉,要是眉哥在就好了,让他去找三嫂,咱们跟着就没问题了。”

“有道理,老三再怎么不乐意也得看KO的面子不是。”猴子掏出手机,“等我给眉哥来一电。”

郝眉睡得正香,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,心里念叨着,谁啊,大早上的扰人清梦,伸手在枕头底下摸半天,找出手机,一看是猴子的电话,郝眉二话不说,直接就给摁了,把被子蒙在头上继续睡。

结果没过两秒钟,电话铃声就又响了起来,郝眉这回看都没看,直接又摁了。不过电话那边的人也是很契而不舍,紧接着就来了第三个电话。

“谁的电话,你怎么不接?”KO的声音在郝眉耳边响起。

“猴子的,肯定没什么正事!”正说着电话又响了起来。KO拿起来一看,这回换了愚公打过来。“接不接?”KO把手机拿到郝眉面前,郝眉点点头,KO按下接听键,放到了郝眉耳边。

愚公得意的拿着手机在猴子面前晃了晃“看见没,什么叫人品,我跟你讲,眉哥对我还是真爱的。”猴子一把抢过手机,冲着里面喊道:“郝眉,你什么意思,怎么我电话你就不接,愚公电话你就接,搞区别对待是不是?”

“你管我呢,大早上就不让人睡觉,找我干嘛啊?最好有正事!”郝眉带着起床气说道。“眉哥,这都快9点了,您老还早上呢。还说我,今天哥们儿我开学,你也不说过来帮帮忙,还能不能好好当兄弟了!”

郝眉挣扎着坐起来,KO拿了个枕头让他靠在床头。“拉到吧,这学校你都呆了四年了,比谁都熟,还用我帮忙!”“这用不用是一回事,来不来是另外一回事好吗”猴子义愤填膺的说道。

“那你想怎么办啊?”还没等猴子说话,在旁边等着的愚公受不了了,看这俩人墨迹半天,也没个重点。“手机给我,我和眉哥说两句。”

愚公拿起电话,“别废话了,限你一个小时之内出现在我俩面前,记得出来前以你的名义约下三嫂!说我们过会儿去找她!”

“你俩找微微师妹做什么?”郝眉想不通。“看美女啊,今天新生报到,三嫂是接待处的。江湖救急,你赶紧的,一起去看看今年的妹子!”

就知道他俩找自己没正事,郝眉一阵无语。“你俩直接去找她不就得了,为啥非得我约啊!”“因为你俩关系好!”愚公在那边肯定的回答。“因为只有你约她,老三才不会发作!”猴子凑过来解释说。

“你俩是从哪看出来我约微微师妹老三会没事的,再说了,凭什么一起看美女,担风险的是我?”“就凭你有人罩着啊,老三不看僧面不还得看KO的面子吗?”

猴子又把手机抢过来,“别说了,快点起来。”

郝眉无奈的点了点头“好,等我啊,我一会儿吃个早饭就过去!”猴子一听,这货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吃。

“眉哥,少吃一顿不会死,来学校,咱们中午天香居。”“哦,那行,你们等我吧,我这就起来!”

KO躺在郝眉的身旁,听着他用轻快的语气和他的那些朋友通电话,听着他与他们调侃逗趣,从未觉得活的如此鲜活如此有生活气息。

他也起来靠在床上,将郝眉搂在怀里,三天前的晚上,他正式向郝眉表明了心意,也得到了郝眉的回应,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场景,心里都会泛出幸福的味道!

郝眉比他想象的更容易的接受了自己,接受了这段在别人眼里可能不容于世俗的感情,他感谢郝眉,感谢他的勇敢,让自己有机会得到爱情这个最让人期待的东西。

第二天他就将自己的东西搬到了这里,正式住进了郝眉的家,过起了属于两人的二人世界。

郝眉挂了电话,从KO怀里起来“KO,我要出去一下,今天猴子开学,愚公也在那,他们让我过去一下,你一起去吗?”

KO摇摇头“我就不去了,你们一起玩吧!”郝眉有点不好意思,这自己出去留KO一个人在家,怎么感觉那么过意不去呢。

“那你中午怎么办?我可能得晚上才能回来了!”KO看看郝眉,“我以前一直一个人,没问题的!”

“我们现在不是两个人了嘛,那我尽量早点回来陪你!”“嗯。”

KO点点头“吃完早饭再走吧。”“来不及了,我得马上过去。”郝眉边起床边说道。“没事,你先去洗漱,等洗完了,早餐也就好了。”

“KO你真好”郝眉在KO嘴上亲了一下,跑出房门去洗漱,KO摸摸自己的嘴唇,满意的笑了笑,出去做早餐。

因为赶时间,KO的早餐做的很简单,培根煎蛋三明治,还有一盘蔬菜沙拉,等郝眉洗漱完,正好可以开吃。电话铃又响起,郝眉的两只手都占着,一看是愚公,估计是怕他不起床,又来催他。

就开了免提,愚公的大嗓门从里面传出来:“别忘了约微微师妹,这个是重点!”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!”郝眉无奈的摇摇头,想着一会怎么和微微师妹说。

“我去,眉哥,你是不是吃东西呢,你还有时间吃东西!”愚公听到郝眉吃东西的声音,在那边都要崩溃了。

“牛奶,记得都喝完!”KO从厨房走出来拿了一杯热牛奶递给郝眉。

郝眉接过牛奶,刚想和愚公说两句话,就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愚公那边手机掉在了地上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猴子看着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的愚公,不解的问道。这往常手机嗑一下都会龇牙咧嘴心疼老半天的人,今儿手机掉地上都摔的黑屏了也没见有啥反应,郝眉到底在那边说什么了,让愚公受那么大刺激。

“郝眉说什么了,你咋跟遭雷劈了一样!”愚公眨了眨眼,回过神来。“快,拿你手机给郝眉打个电话,问他跟谁在一起呢?我是不是幻听了。”

“郝眉不是刚起来吗,能和谁在一起。”猴子一脸迷茫的说道,突然间他脑袋灵光一闪,“靠,你的意思是说昨晚郝眉和某个人一起睡的?不会吧?”

猴子赶紧找出郝眉的号,拨了过去。那边倒是接的很快,猴子不等那边说话,就迫不及待的喊道:“眉哥,老实交代,昨晚上和你一起睡的人是谁?看把愚公吓得,手机都掉地上了。”

“我是KO。”一个低沉的声音顺着手机听筒传了过来。“啪” 又一个手机落到了地上。

今年午后,有你正好

(三十三)

“东西收拾完了,帮你煲了个甜汤,一会记得喝。”KO站在门外,对送出来的郝眉嘱咐道。

“那我们明天见。”郝眉站在门口,望着背着背包的KO,忽然间觉得两人这样好像一对老夫老妻,一个即将出门,而另一个则盼着他的归来。

KO本来都要走了,可是看到站在门口,带着期盼,向他摆手的郝眉,他又改变了主意。

“昨天晚上,你说过的话还记得吗?”
“呵呵,昨天晚上我说啥了?我昨天喝断片儿了,不记得了。”本以为KO不在意这事的郝眉,听到KO的问话一阵心虚。

“哦?”
看着KO疑问的眼神,郝眉使劲的点点头,又摇摇头,仿佛劲越大越可信似的。

“那你昨天晚上说我是你的真爱,让我追求你的话?”
“不可能。”还没等KO说完,郝眉就出口反驳道:“我没说过让你追求我!”

“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
看着KO含笑的眼睛,郝眉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。

“我,我,我其实真的不记得了,只不过有人拍了视频,我今天起来的时候看到了。那些话都是醉话,你不必在意的。”郝眉结结巴巴的解释着。

“可我当真了!”
“啊?”郝眉看着一脸严肃的KO,心里有点害怕,不会是他生气了吧,难道今天是最后的晚餐。

“KO,你听我解释,我……”

还没等郝眉说完,一个吻就落在了他的嘴上,让郝眉的大脑一下子就变成了空白。这个吻是如此霸道,如此炙热,如此的饱含深情与渴望。

KO一只手搂着郝眉的腰,一只手紧扣着郝眉的头,想让他与自己接近接近再接近,这个吻,他梦中梦到过无数次,却从来没有现实来的美妙。

KO走进屋里,伸脚关上了门,“砰”的一声响,惊醒了迷茫中的郝眉,挣扎出一丝缝隙。
“KO,你?”

回应他的是KO更激烈的进攻,舌头在郝眉的口腔肆虐,撬开他的双唇,搬开他的牙齿,找到了藏在里面的那片柔软,与它交叠,与它缠绕,品尝它的味道,让它沾染上自己的气息,打上自己的烙印,永不褪去。

郝眉再傻现在也明白了KO的心意,何况郝眉并不傻,以前只是没有想,现在电光火石间,脑海里想到的竟然两人游戏中婚礼时,KO的那句话:我会对你好的,一辈子。原来爱情一直在自己身后,而自己却在向前寻找,还好及时回了头。

想通了这一点的郝眉,立刻神清气爽,伸出双手,紧紧的抱住KO,嘴里的斗争也开始跃跃欲试,想要找回主动权。

感到郝眉的回应,KO兴奋的发狂,伴随着心跳的鼓点,两个人从门口吻到餐厅,再从餐厅吻到客厅,砰砰的心跳声在安静的房间内蔓延。

两个人吻到卧室,倒在床上,翻滚,纠缠,手脚并用,就像一场战争,谁也不肯先投降。
最后两个人同时松开了彼此,换取新鲜的氧气,KO看着身下的郝眉,伸出手,帮他擦了下额头上的汗。

“你是我的!”KO说的深情而坚决。
“那你呢?”郝眉反问道。
“我也是你的。”KO说完,看着郝眉微张的红唇,又吻了下去。

郝眉觉得这一个晚上简直就像活在魔法世界一样,会不会一到午夜十二点,一切都会消失,回到原点。他伸手摸了摸KO的脸,还好,是热的,又伸手掐了下自己的胳膊,嘶,好疼,不是在做梦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KO不明白这个时候郝眉为什么做这些动作。
“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。”

看着郝眉一脸严肃的表情,KO忍不住笑了起来,果然,他的郝眉的脑回路有异与常人。

“有没有人说过,你笑起来很好看。”郝眉看着一脸笑容的KO问道。
“有。”

“谁?”竟然还有其他人在自己前面发现这一点,这让眉哥很不爽。
“我爸妈。”
“……”
“还有你。”

郝眉笑了起来,眼睛弯弯的,向月牙,而眼睛里的光,又像星星,KO看的痴迷,他对郝眉的笑容,从来都没有什么抵抗力,不光是笑容,应该说他对郝眉从来都没有抵抗力,自己等了那么久,终于等到了这一天,这一刻值得他永远铭记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这会轮到郝眉问了。
“我在想下一步该做什么?”

“咳咳咳。”郝眉一阵猛烈的咳嗽。其实KO只是很平常的陈诉,可是两个人现在的姿势如此暧昧,让我们眉哥一下子就想歪了。这段时间为了追KO,他可是认真补习了一些功课,可是他还没做好实践的准备呢,这也来得太突然了吧。

“你没事吧?”KO关心的问道。
“我没事。”郝眉一把推开在他身上压着的KO,“那个,我们要不要先起来?”先离开着个充满意味的地方,才能安全。
“嗯。”KO点点头。

两个人从床上起来,出了卧室,走到客厅,KO走到厨房,端了一碗甜汤过来,放到郝眉面前,郝眉正好也渴了,拿起碗来喝。

“不是,你怎么一直看着我?”郝眉发现KO一直盯着自己,不禁问道。
“好看。”KO说道。

普普通通的陈述语气,从KO说出来,就能变成最动人的情话,让郝眉红了脸。

“那也不用一直看吧!”郝眉有点扛不住KO眼里的深情。
“我想看。”
“想看以后有得是时间,一辈子那么长,就怕你到时候看腻了。”郝眉打趣道。
“不会。”KO认真的回答。

KO的回答让郝眉很开心,他凑到KO跟前,亲了一下,KO的嘴唇厚厚的很性感,亲起来的感觉尤其好。

“甜的。”KO评论道。
“那是,我刚喝完甜粥,能不甜嘛!”郝眉撇撇嘴。
“不会,一直都是甜的!”
“不是,KO,我突然间觉得你很会说情话。”郝眉觉得今天的KO特别会说话。
“谢谢。”KO点点头。
郝眉一阵无语,这还用说谢谢吗?自己要不要回不用谢。

“我打算住下来!”
“啊?”郝眉觉得自己有点恍惚。“刚你不是问过了吗?我同意了啊,明天你就能搬进来了。”

“今天晚上我就要住下来!”KO摇摇头,解释道。
“我这儿只有一床被子,不是很方便。”郝眉连忙拒绝。

开什么玩笑,刚两人接吻的时候,KO什么反应他可心知肚明,要不为什么刚刚KO一句话,自己就想歪了,这要是今晚让他住这儿,郝眉觉得后果可能很严重,主要是自己还没想好是同意还是拒绝,太突然了啊!

“没关系,我们可以盖一个。”KO一本正经的回答着。
“噗!”一口粥就从郝眉嘴里喷了出来。刚自己怎么拒绝的,智商那会是不是也在喝粥!

“那个我睡觉不是很老实,你会睡不好的。”
“又不是没睡过,我没问题的。”

“我们什么时候睡过?”郝眉瞪着眼睛看着KO,看着看着突然想起来,他俩还真睡过,就前几天在致一的办公室里。可那能一样吗?那时候是为了工作,周围还有那么多同事,而且他俩那个时候什么关系,现在什么关系?不过又看看KO,好吧,估计在他眼里真的是一样的。

“好吧,那今晚就住这儿吧。”郝眉无力的点了点头。
“那我去铺床,你去洗个澡,准备睡觉。”KO站起来对郝眉说道。

“睡觉?”郝眉惊恐的重复了一句。
“对啊,睡觉,很晚了,该休息了。”

“所以说,睡觉是个名词?”郝眉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“嗯?”KO反问道。
“就是个名词,没有其它,我去洗澡了。”

看着像兔子一样逃进浴室的郝眉,KO的眉梢带着笑意,要说他不想占有郝眉,那是不可能的,可是今天的一切都太突然,他看到了郝眉的犹豫,所以他愿意等,等到郝眉想要的那一天。

其实今天郝眉答应和他在一起,就足以让KO感到满足,感到幸福。因为从今天起,他就不再是孤单一人,他有了一个爱人,以后会成为家人,他叫做郝眉。

这一年,他22岁,学会了听从自己的内心,这一年,他27岁,明白了幸福要勇敢的去追。同床共枕的两个人,心在彼此贴近。其实爱情并没有人们想的那么难以寻找,有一根线牵引它在你身边徘徊,或前或后,或左或右,只不过,需要你去发现,去追逐,去领悟。

后记:[今年午后,有你正好]这部分到此就要有个终结了,从最开始的那年午后,阳光正好,到现在的今年午后,有你正好,不知不觉已经写了十几万字,真的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,感谢K莫,带给我最真挚的感情。

由于时间的关系,可能我的更新时间不固定,但是我保证,我一定会更下去的。如果大家喜欢,希望大家接着观看[正好]系列的第三部分。

[他年午后,我们正好]这应该是最后一部分了,希望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结局。第三部分会将自驾游写进去的,其他的就是需要自己来写,人物可能会OOC,希望大家及时来讨论,帮我把关呀!

爱K莫,爱你们!希望大家留言,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!最后,下周,[他年午后,我们正好],让我们继续!

今年午后,有你正好

(三十二)

KO走进郝眉的屋子,放眼望去,满地的鞋子袜子,随处可见的衣服和书,还有些未开封的盒子四处散落,“这么乱?”比想象中的还要乱。

“这不刚搬进来没几天吗,还没来得及收拾呢!”郝眉在一旁解释道,又想了想,“哎,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啊?”KO没有接郝眉的话,总不能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住这,我黑进房管局查的吧。

走进厨房,翻开厨柜看了看,空空如也,一看就是自己从来不开火的那种。“什么都没有啊!”郝眉正在看KO带来的那些东西,就见KO找了纸和笔在写些什么。“你在干吗?”郝眉禁不住问道。KO将写好的纸交给郝眉。

“穿好衣服,去超市,照着纸上东西买。”郝眉看着纸上的一堆东西。“炒锅,平底锅,电饭锅,锅铲,电饼当?”“铛”KO纠正道。“哦。”郝眉接着念下去。“酱油,玉米油,鸡精,”读到这郝眉才反应过来“你这是要在我家做饭呀。”

“嗯。”KO点点头。“那我去超市,你呢?”“洗菜。”哦,郝眉好像明白了,可是看看清单,“电饼铛是什么呀?锅铲买木的还是铁的,还是不锈钢的呀?”KO看看一脸迷糊的郝眉“还是一起去吧。”

等郝眉穿好衣服,两个人去了附近的超市,看着KO熟练的在各个货架前挑选东西,郝眉觉得一切好不真实,KO非但没有因为昨晚上的事情而不高兴,还主动来他家给他做饭吃,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议。不过和KO一起出来买东西真痛快啊,完全不用浪费时间,一会的功夫,购物车就填满了。

这时候走到了放置零食的地方,郝眉一阵好奇,这有什么可以用来做菜的?见KO挑了些薯片,话梅之类的东西,忍不住问道:“这些,也用来做菜吗?”看着瞪大眼睛的郝眉,KO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“给你买的。”

郝眉仔细一看,可不是吗,都是平时自己喜欢吃的牌子,可能自己还没有睡醒。“谢谢啊!”“还有其他想吃的吗,自己挑些。”郝眉又自己拿了点其他的,KO结了帐,两人带着一堆东西回了住处。

“锅筷刚买需要清洗,可能会时间比较久,你自己打发时间,两个小时后出来吃饭!”看着去洗菜的KO,郝眉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。“这也太奇怪了,会不会我睡醒了他就不见了。”

回到自己的屋子,躺到床上,外面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,让郝眉生出一种家的感觉,迷迷糊糊中他又睡了过去,梦里好像记起,昨晚他说KO也只能喜欢他后,KO点了点头!

郝眉是被一阵香味勾起来的,出了房门,就发现已经摆了一桌子的菜,走到厨房,发现KO正在盛饭,赶忙过去将剩下的菜端到桌子上。

“蛋黄焗鸡翅,炒毛蟹,水煮鱼片,炒年糕,鱼香茄子,都是我爱吃的。”郝眉馋的直咽口水,立刻坐下来,伸手就要去拿鸡翅,结果被横空出现的筷子打了手。

“洗手。”

郝眉抬头看看坐在对面的KO,乖乖的站起来,快步走到洗手间,冲了冲手,都来不及擦手,在衣服上蹭了两下,就把手伸向了盘子里的鸡翅,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。

虽然昨天吃了一顿海鲜大餐,可是因为肖奈的戏弄,郝眉吃的时候那叫一个心痛,美味都变成了没味。可今天不一样,今天桌子上的菜,都是郝眉平时爱吃的,而且还是出自KO大厨之手,要知道,自从认识了KO,郝眉的胃早就臣服在KO的厨艺下,虔诚至极。

看着认真吃鸡翅的郝眉,KO的眼神中流露特有的深情,想当初就是郝眉对食物这种认真的态度,吸引了那时还在食堂打菜的KO。

命运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,KO想,要不是那一次的相遇,现在的他可能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,依然过着四处漂泊的生活。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,会有人愿意同他安安静静的坐下来,吃一顿他精心制作的菜肴。

“好吃吗?”KO问郝眉。

“太好吃了!”郝眉竖起了大拇指。“KO,你太贤惠了,谁能想到啊,这首屈一指的黑客,曾经居然是厨师,这也太传奇了吧。这么一比的话,突然间感觉自己,有那么一点点lowlow的。”郝眉说完笑了笑,心想自己这省状元和KO一比咋就差那么多呢。在一起这么久,还没有问过KO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呢,技术这么厉害,照理说应该也是名校的。

“KO,你哪个大学毕业的?”
“九年制义务教育。”
“啊?”郝眉吃了一惊。
“十四岁的时候,家里就没人了,没钱,念不下去。”

KO的这个身世,一直都没有对郝眉说过,其实他心里的隐痛,有点自卑,也有些遗憾。他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天之骄子的郝眉,这也是他曾经犹豫很久才决定追郝眉的原因。可今天既然郝眉问了,那么他必然也不会隐瞒。

郝眉有点尴尬,KO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提起过他的家庭及学业,他以为这只是因为KO性格使然,没想到却另有隐情。

“那个,你现在不挺好的吗?你现在比我们这帮正牌大学生,强多了吧。虽然说你可能输给老三过,但那绝对不是实力问题,那是你人品高尚。”看KO因为刚才的话题有点失落,郝眉想调节一下气氛。

“嗯,我知道!”KO认真的点点头。

“我也就是客气一下。”郝眉心想,我也就是夸夸你,让你开心一下,弥补一下刚才说错的话,竟然还当真了呀。

KO看了看还在笑嘻嘻吃东西的郝眉,知道他不信自己刚才的回答。他永远不会知道曾经有一个人,为了他故意输给了当时最不愿意输给的那个人,只因为,和赢比起来,输才能更接近他。

KO给郝眉加了一块鱼,其实每次和郝眉在一起吃饭,KO总是将肉夹给郝眉,不是他不喜欢,只不过有人比他更喜欢,而对KO来说,郝眉的喜欢永远比自己的喜欢来的更重要。

吃到最后,所有的盘子碗碟都见了底。“好爽啊,好幸福啊!”郝眉伸了伸胳膊,感觉胃里充满了满足感。

KO这时候站了起来,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,他今天来这里是有目的的,昨天晚上郝眉问大家有没有人想来他这儿住的时候,KO就已经下定决心,郝眉这个房子必须也只能由他来住,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。

“我打算住下来。”
“啊?”郝眉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“饭我做。”
“碗我刷。”
“地我拖。”
“衣服我洗。”
“我什么都会干。”
“你要不要我住这儿?”
“要!”还没等郝眉的大脑思考,嘴巴就提前做了回答。
“嗯!”看到郝眉开心的说要,KO满意的点点头,转身去收拾东西。

郝眉还处于吃多了脑供血不足中,满脑子想的都只有KO要住这儿了,以后天天都有好吃的了,自己可以随便点菜,想吃辣的吃辣的,想吃咸的吃咸的,真是KO在手,美食我有。想着想着,禁不住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嘴唇,哎呀,怎么能如此美好。

等KO回过头来桌子上拿碗筷的时候,正好看到了郝眉在舔自己的嘴唇,他想到了昨天晚上郝眉的举动,心中一阵悸动,他忽然觉得和郝眉一起住,是对他忍耐力的一次极大考验。

“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过来?”郝眉看着在厨房收尾的KO问道。

“明天吧。”KO边刷碗边回答。


“这么快,其实你不用着急的,我先收拾一下我这里,你再搬也不迟啊!”郝眉这会已经回过神来,一想到刚才答应了KO可以搬过来住,心里就有点慌乱,期待,还有那么点小刺激。


“没事,等我来一起收拾吧。”KO说道。
“哦!那好吧”。郝眉点点头。

[K莫] 过节 小剧场

#K莫# #K莫七夕节快乐#

特大新闻,眉哥竟然在七夕节过后出现在了办公室,令致一科技众人大跌眼镜!

要说郝眉与KO,别的不说,这每年过的节数不胜数,除了清明节,大节小节必然要掺合一下。

要问大家为什么知道,很简单,因为每次过完节的第二天,KO都会来给郝眉请假,美其名曰需要休息,个中意味大家心照不宣。

昨天郝眉还美滋滋的跟众人炫耀,说准备送KO一份大礼,这不,愚公和猴子甚至开了赌局,大家在赌这份大礼会让眉哥休息几天,结果今天竟然就来上班了!

难道说俩人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?还是KO体力出现了什么问题?在众人猜测漫天飞舞之际,郝眉去了肖奈办公室,据微微传来的实时消息,郝眉是给KO请假,理由是KO需要休息!

天了噜,众人立刻感到了惊悚,什么情况,难道说昨晚?所有人八卦之心熊熊燃起,众人恨不得马上让郝眉交代清楚!

KO真的生病了!什么病啊?拉肚子啊!哦什么哦,别哦了,我是认真的。昨晚发生了什么?吃坏东西了。不信?爱信不信。悄悄说啊,什么?你问我是不是把KO……,呵呵,我也想这是真的!所以他到底怎么了啊?我不是说了,吃坏东西了!吃什么了?这个能不说吗?

其实原因很简单,就是郝眉想为KO做一顿大餐,来过一个浪漫的七夕,结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做出来的菜郝眉自己都吃不下,可KO还是眼都不眨的吃完了,结果到了晚上KO就开始拉肚子。

等KO身体完全恢复,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,两人躺到床上,郝眉又想起了他们的七夕。

KO,这次七夕被我毁了,只能等明年了呢!
不会。

第二天,一进办公室,众人就看到KO在肖奈办公室,帮郝眉请假,理由是他需要休息。

昨天什么日子?大家赶忙看时间,结果惊悚的发现,自己的手机,电脑,包括墙上的时钟,日期都回到了三天前。

果然,大神的世界里,没过到的节都不叫节,都是需要重新来过的!










[K莫]你是我的什么(小剧场)

#k莫##k莫一周年快乐#
KO:郝眉就是我的所有!
郝眉:KO就是我的糖醋排骨,蛋黄焗鸡翅,水煮肉片,炒毛蟹,鱼香茄子,炒年糕,烤扇贝,小笼包,海鲜粥……
KO:郝眉就是我的所有!
郝眉:KO就是我的洗衣机,洗碗机,扫地机器人,拖地机器人,晾衣架,搬运工,清洁工……
KO:郝眉就是我的所有!
郝眉:KO就是,KO就是我男朋友!KO就是……呜呜呜……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,咱能歇会再亲吗?
KO:嗯!
郝眉:啊喂!我说的歇着不是躺床上的歇着啊!